目錄
設置
書架
書頁
禮物
投票
設置
閱讀主題
正文字體 微軟雅黑 宋體 楷體
字體大小 A- 20 A+
頁面寬度 900
保存
取消
烏血之癥 第58章 龍潭虎穴
作者:開水豆腐| 字數:2154| 更新時間:2020年06月16日

不管是江湖也好,社會也罷,終究離不個“人”字。人在江湖,身不由己,這也是規矩。松姑娘說得對,各為其主,她伺奉的是善水堂曼陀羅梅花門,我伺奉的是我的一顆正義之心。

人走茶涼,再見面,也許便是江湖,江湖是什么?借用一句話:江湖不是打打殺殺,江湖是人情世故。松姑娘于我,只有幾面之緣,但這一來一去,說的是理,講的是規矩,我救她一命,她還我人情,江湖便是如此。

我十八歲以相師身份出來闖蕩,到如今已過去四五載,在這十來個春秋之中,所看所學,盡然不如在魯陽村的這十天半月,說起來盡是唏噓。

葬了黑松,埋了殺手,入殮了炮手,接下來,便是去村子里,和族老真刀真槍的干一場。所謂明槍易躲暗箭難防,三族老明火執仗,危言聳聽蠱惑人心,當真罪不可恕,然而我并非執法機關,因此這報警一事,還得交留六子,但思忖再三,魯陽村隱匿多年,自有其一套執法體系,殺人償命欠債還錢,天經地義。

所以,本想讓六子出山去尋個民警前來助陣,最后還是放棄,這魯陽村一事因相門而起,自然由相門解決。牽扯到外人,那說不清楚的事情就更多了,而且那地脈地甲,無法用科學的方式來解釋,到時候我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。

現在可以確定,外來之人有三個,松姑娘算是其一,死去的那位算其二,還有一位至今未曾露面,到底是誰無從查起,只能以靜制動,相時而動,以不變應萬變。

回村之路只有一條,進村之后,便可看見村民在村口放哨,明的暗的,外九內六,當真嚴格。見我們都回來了,幾位村民立即刀槍棍棒,斧鉞鉤叉皆都晃在我們眼前,勢必要將我們“抓捕歸案,繩之以法”。

把頭脖子及腿處帶傷,不便動肝火,六子和剩下來的四位炮手上前一步,冷眼相對,氣勢洶涌的說道:“都讓開,大家鄉鄰一場,今日之事,那是我和族老之間的事,和你們沒有關系,你們的親人之死,那便是族老所害!”

說著,六子拿出那幾根掛花銀針,在村民面前晃了晃:“將過這東西嗎?這便是殺人的最終武器,所謂三陰骨珠那是害人心魄,這東西是殺人見血,十分兇悍,兇手之一已被我們鏟除,但還有兇手和族老勾結,里應外合,勢必要將我們魯陽村滅絕,諸位若是還有點良心,那便放我過去,若是有得罪之處,日后自當負荊請罪,但憑責罰!”

六子雖然識字不多,但大是大非絕對說得不過去,人在江湖飄,道理都懂,能以這般語氣說出這樣的話來,絕非一朝一夕所能練成?梢娏釉诋斉谑制陂g,人情世故經歷不少,但是六子老娘由把頭送了終,六子對把頭感恩戴德一事,就可以看出六子和把頭一樣,重情重義,只是這沖動惡習,還需時間改掉。

村民聽六子說完,其中一位年長者站了出來。這位年長者頭發如雪花一樣,皮膚暗淡,眼白發黃,眼珠發青,聽黑松生前所說,這是中迷香之征兆,但屬于尚輕之階段,若是能以三七熏之,三日之后定可消除迷香。

族老黑酉家中有木雕,那些陰沉木木雕從哪里來尚未可知,但其中蘊含迷香,證據確鑿,我體內有烏血并非好事,但卻因烏血而免疫迷香,說起來不知道是好是壞。黑松等人常年接觸草藥,也可以杜絕迷香,因此這三七是好東西。但是這些村民不知道其中原委,被族老迷惑,心甘情愿為之賣命,人死命消,臨死之前還得對族老感激涕零。

這位長著一身青袍,如古代文人一樣,青袍多處褶皺,看來是昨天夜里和衣而睡造成。他腳蹬千層底,手拿折扇,還真是一副文人雅士模樣。

見六子說完,他微微皺眉,厲聲送道:“殺人放火,罪不可恕,六子,把頭,隨我到族老家中請罪,還能請族老網開一面,死罪可免,活罪難逃,到時候受點委屈,事情一過,自然還是我魯陽村人。但是相爺自外面而來,非我族人其心必異,妖言惑眾惹是生非,他一來我村中便連續死人,族長受其迷惑對其信任,但是我們千百雙眼睛卻是雪亮的,你們幾人若是能將相爺扭送至族老處,活罪都能免去,言盡于此,還不動手?”

六子雖重情重義,但卻性情急躁,聽聞此言,惱羞成怒,上去一拳打在了這老人的眼窩上,讓他頓時起了熊貓眼,嘴中嗷嗷亂叫。

“我讓你胡說八道,老不死的臭酸樣,我六爺早就看你這師爺極其不順眼了,早些年便在族長面前搬弄是非,現在又在這里口出狂言,真是活膩歪了,兄弟們,把他牙給我打掉!”

六子說完,炮手們便要動手。

“反了反了!”他口中吼道,“不老人言,吃虧在眼前,黑六,看來你是不想在魯陽村待了,是不是也想尋著陰沉木,到大城市里享受榮華富貴,好,我今天就成全你,來人,報告族老,就說六子等人回里了,這一次,萬萬不可讓他們再跑了!”

六子聽了,又要打人,我立即阻止六子,隨后對六子說道:“不能打人,再說也是老人,打老人是不對的。你們可以打年輕人,這些個年輕人和你們年紀相當,人數又比你們多,打起來屬于他們毆打你們,你們是正當防衛,言盡于此,還不動手?”

這位叫師爺的老人一聽,臉色煞白,見情勢不妙,趕緊溜之大吉,邊跑邊喊:“來人吶,六子帶人打回來了!”

炮手們及六子和把頭因為黑松和炮手死了,心情本就沉重,此時聽我那么一說,頓時動手。這些村民手中雖然刀槍棍棒一應俱全,可誰都沒有真的和別人動過手,又因為在他們心中認為我們手上都沾了人血,個個心驚膽戰,不戰而退,頓時做鳥獸散。

六子見人都跑了,冷哼一聲:“烏合之眾,提不上臺面!相爺,把頭,兄弟們,我們進村!”

把頭被炮手們扶著,邊走邊說:“相爺,這一次回來,我們就不打算走了,非得把事情處理干凈了再說,該死的就死,不該死的就活,龍潭虎穴,相爺,我黑極陪你闖了!”

上一章| 下一章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余額: 0 書海幣 | 本次花費 1000 書海幣
去充值
鮮花
100書海幣
咖啡
200書海幣
神筆
500書海幣
跑車
1000書海幣
別墅
10000書海幣
禮物數量
-
×
20
+
贈言
送禮物
投月票 投推薦票 打賞
×
賬號剩余月票數 0 如何獲得月票?
月票數量
-
×
20
+
贈言
投票
德甲直播